麻豆映画传媒出品

看着王欢风轻云淡的模样,斩杀新加坡国师如杀草芥。

这一幕,众人惊骇。

一剑!

仅仅一剑,就将那新加坡国师斩杀。

这是何等风采。

看着那国师的庞大的黑影在面前迅速消散,众人才惊醒过来。

那些刚才还在唱衰王大师的人,瞠目结舌,不敢吭声。

现场一片寂静。

郭路平眼里带着惊骇之色,在场中他的修为最高,能勉强看清楚那一剑,可越是如此,他便越觉的那王大师的恐怖。

他默念王大师三个字,突然身躯一怔。

“莫非是他?”

郭路平脑海里闪过一个人,那个被成为神话的男子。

五官精致漂亮mm拿棒球耍酷图片

“如果真的是他,那么新加坡国师死的不冤。”

“师父,你在说什么,你知道这位王大师……”

他的弟子齐心力悄声询问。

郭路平点点头,可是却没说话,既然那位没有亮出名号,那么他自然不敢说穿。

见到自己师父那忌讳的模样,齐心力心里反而恐惧到了的极点,这场景,有点吓人……自己对这位前辈都说了些什么啊!

齐心力内心忐忑,他仔细回忆,发现自己跟王大师说的话,没有一句不是在找死的。

他现在总算明白王大师看向自己时,那轻蔑的眼神。

想到自己还能活着,齐心力不由觉得这是个奇迹。他又将目光看向了袁家,眼神里竟然有那么一丝同情之色。

这袁家怕是比自己还要惶恐吧。

袁成玉还处在梦幻中,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:“王大师,他……他竟然……这么强?”

“成玉,周婷,先走一步。”王欢看了两人一眼,从那位国师尸体上卷起须弥袋,转身离去。

众人面面相觑。

袁尚猛地反应过来,大叫道:“成玉,还愣着干什么,快快请王大师留下啊!”

此时,其他人才如梦方醒,纷纷看向袁成玉。

袁成玉却没动,讥笑的看了二叔一家:“二叔,我早就跟你说过,王大师并非常人,你觉得你的面子有多大,对王大师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?”

“袁成玉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是在怪我们吗?”袁蓉蓉大叫。

“要怪也只怪你,你要是早说他这么厉害,我们也不会……”

“二叔,好自为之吧,希望这次你能得到个教训。”袁成玉强硬的打断了袁蓉蓉的话。

“唉!”

袁尚长叹一口气,心里沮丧到了极点。

如果袁家能跟那位王大师搭上交情,那袁家便要辉煌腾达了,可这样梦寐以求的机会,却被他们亲手葬送。

心里充满了悔意。

袁蓉蓉心里一阵不平衡,只要一想到这个靠着自己家的帮助才有今天的袁成玉,现在却在她的面前摆出这幅老气横秋的样子,心里就升起一股子怨气。

“袁成玉,你这话什么意思,是在教训我爸吗?”

“别忘记了,你们家能有今天,是因为我们!”

“没有我们家,你们连饭都吃不上,早就饿死街头了!”

“现在让你帮忙留个人,你就推三阻四,还反过来教训我爸,袁成玉,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袁成玉的脸色顿时一沉。

袁蓉蓉的话有些过分了,二叔跟自己父亲是亲兄弟,相互扶持,这是兄弟情义。

而他也没有忘记恩情,在听闻二叔家遇难的时候,不远千里从大陆赶来,这也是情义所在。

一家人本来就该相互帮助。

可现在袁蓉蓉却把这份情义当成施舍。

他阴着脸,道:“二叔,你对我的帮助,我一直记在心里,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,既然蓉蓉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今后情义两清了。”

说完他便拉着周婷的手,黑着脸离开。

袁蓉蓉站起来,冲上去,大骂道:“忘恩负义,忘恩负义,你这……啪!”

就在这时候,一记耳光不知从哪儿扇来,将她精致的脸蛋打的高高肿起。

“今后恩怨两清。”

那熟悉,而又令人恐惧的声音从天边传来。

“是他!”

众人眼里露出无比可怖之色。

这王大师不是走了吗?竟然还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,这是什么本事?

一些人暗自庆幸,还好自己没有说王大师坏话。

“袁先生,管好令小姐的嘴,否则……袁家有覆灭之险。”在齐心力的搀扶下,郭路平站起来,看了袁尚一眼。

“多谢郭先生提醒。”袁尚心里充满了苦涩。

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。

平日里看上去贤惠的女儿,不知为何,这时竟然这么刺眼。

当初,袁成玉打电话给让她去接人的时候,如果她去了,又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?

如果刚才不跟袁成玉翻脸,袁家还是有机会跟那位王大师搭上线的。

毕竟,袁成玉跟王大师是朋友。

可这女儿竟这样作死,把袁家跟王大师唯一的搭上线的机会也给断了。

“郭先生,请问那位王大师究竟是谁,也好让我有机会登门道谢。”袁尚还不甘心。

郭路平岂能看不透他的心思,淡淡道的:“袁先生,收心吧,既然那位大师不愿意透露姓名,我哪敢多言?”

这可是华夏神话,嫉恶如仇。

他郭路平可不敢妄言,免遭杀身之祸。

“难道真的没机会了?”袁尚不死心。

郭路平看他面如死灰的样子,不忍,说道:“我与王大师素未蒙面,也没有交情,我不敢透露。可是令侄,他跟王大师关系密切。”

剩下的话他没说,点到为止。

相信以袁尚这么多年的处世,应该能明白。

“多谢郭先生。”

袁尚心里有叹了一口气,看来过段时间还得去大陆一趟,跟自己大哥好好叙叙。

郭路平道:“袁先生,告辞。”

“多谢郭先生今日相助,告辞。”

等郭路平走后,袁蓉蓉蛮横道:“爸,你谢他干什么?他们一点用都没有,要不是因为他们,我当天早就去迎接王大师了。”

本来一脸微笑的袁尚突然暴起,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,将她打的披头散发。

“你还嫌不够吗?”

“得罪了一个王大师还不够,难道你连郭先生也要一起得罪?”

袁家跟王欢基本上已经没戏了,这个时候要是连郭路平也得罪,今后袁家还如何立足?

这个蠢货!

袁尚越想越气。

Tags: